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政经 > 消息正文

第四批药品集采开标,集采已成常态化

2021-02-06 15:00:11  来源:中国商业观察报     编辑:李帆

2月3日,第四批国家药品集中采购在上海开标,共涉及高血压、糖尿病、精神类疾病等多个领域药品。这一批药物的降价预计在今年5月可惠及消费者。

“集采”,你可以理解为这是国家医保局调控药价的手段,目的在于以组织药企招投标的形式来“团购”药品,以此促使医药产品降价。

降价、大跳水,腰斩,脚踝斩——这些词语正频频出现在医药领域。根据国家医保局副局长陈金甫在新闻发布会上的介绍,前三批已经开展的国采共涉及112个品种,中选产品的平均降幅达54%。截至2020年,实际采购量达到采购量的2.4倍,节约费用总体上超过1000亿元。

医保局负责人曾多次重点提及集采会覆盖到的药品领域。“启动一批集采要累积一定数量,简称‘篮子’,不能一个品种一个品种地招。选择的条件重点是医保目录内、临床必需、用量大、金额高,形成了集采触发机制。”

集采这件事并不新鲜——团购的价格总是更低的,在药品行业也是如此。所以此前已有许多国家采用集采的方式来降低医疗成本。

根据国家卫生部药物政策研究室主任傅鸿鹏在其2015年一篇文章里介绍,传统医院采购药品的模式主要分为三种类型:

第一种是由政府或者主管部门组织药品集中采购,医院作为完全的承受方,只负责进货和使用。英国的NHS服务采用的就是这种模式。NHS是英国的公费医疗体制,它的定位十分明确。药品就是NHS和医院运行的净成本,在集采模式下二者目标一致。

第二种是由政府或者医保机构为每一种药品制定一个支付参考价,医院自主组织采购。但在这种情况下支付方(指政府或医保机构)只按照参考价格支付,超出部分由患者或者医疗结构承担。低于该价格则医疗机构可自行支配溢出的费用。

第三种是政府不干预药品价格,由医院或者主管部门自主组织采购。比如美国的GPO(Group Purchasing Organization),即医院和药企之间的中介组织,它们就是通过集成医院订单来与药企谈判,以为医院争取到团购价格。

中国“4+7”模式被认为是美国GPO的中国版。两国在医保、医疗体系各个方面均有差异,而GPO是美国药品完全市场化的体现,完全套用不现实。所以“4+7”相当于把这种方案本土化了,由医保局来帮助医院谈判。

谈判两年一次。一方面,医院必须要经过招采流程,即向医保局报告医院的实际使用量。报了量以后,全国的量汇集在一个池子里,药企则根据量自主参与报价。谈判成功的药企会知道自己在接下来两年会拿下多少公立医院订单。

量价挂钩、招采合一,这是医保局一再提到的术语,讲的就是企业按照约定给量,集采的指标直接落实到医院,医院按照约定还款。这种情况还直接解决了医疗机构压款和企业资本垫付、收款时间长的问题。

采购组织越集中,交易成本则越低,降价越明显。这很容易理解,就像团购量越大,消费者可以获得的价格会越低一样。但可能存在的问题是采购过于集中以后的结构化风险——比如在美国的案例中,尽管有GPO谈判,但医院仍然有与企业二次议价的空间;中国例子中,价格成为药品能否中标的决定性因素,药品的实际临床效果则有可能打出折扣(这并不是说药品的质量问题,而是说价格上的“劣币驱逐良币”,什么样质量层次的药品可以进入到医保目录)。但从根本上来说,集中采购仍然有利于改善医疗环境中的腐败行为,大幅降低药品价格。

一轮又一轮的集采来袭,“药企”瑟瑟发抖。特别是对于外资药企来讲,它们面临着更大的压力——一方面是国产仿制药的竞争,一方面是集采机制下的价格压迫。放弃院内市场,转向院外市场已是不得不做的选择。

也有企业在品尝集采的甜头。根据《财经》的报道,在2018年12月的首次集采过后,信立泰的一类药品中标,拿下“4+7”公立医院接近70%的份额,一举挤走原研药厂家赛诺菲。 

医药行业是一个高度政策驱动的行业,集采常态化已是下一阶段的共识。谁能在变动的政策下活下来,谁就能取得胜利。

 

    无相关信息
热门推荐
网友评论
返回顶部
{"remain":0,"success":0,"remain_original":0,"success_original":0}http://www.cncaigang.com/politics/2021/0206/6419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