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政经 > 消息正文

人到中年,谁不迷茫?

2020-10-23 15:03:59  来源:中国商业观察报     编辑:李帆

国庆前,我们在网上发布了一次征集关于“35岁,100种崩溃”两天时间,后台涌进了近100份问卷,100种人生,各有各的难。

有人已经失业9个月,如今越找越灰心,越过越没底。有人没日没夜工作了几周,半夜惊醒都觉得是有工作在找自己。有人在透不过气时会开车去最近的服务区,边开边哭。有人不幸在35岁那一年得了癌症,感叹公司这条年龄线卡得又准又狠……

所谓三十而立,四十不惑,有了经验和资源,摆在面前的,应该是一段更笃定更有把握的人生,但真的到了这个年纪,却发现困惑越来越多,能把握的事情越来越少。父母上了年纪,需要照顾,孩子教育所带来的焦虑一点不比职场少,夫妻间认真聊天的机会屈指可数,996是常态,很累但不敢懈怠,谁都不想在这个年纪掉队…… 

如果说大学毕业是进入社会的起点,那么35岁,就是社会人的重要转折点,版本升级,人生进入hard模式,要操心的太多,要扛的担子太重。我们和参与问卷的部分读者聊了聊他们的生活和工作,有人依然身陷泥沼,有人已经找到新的方向,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,如果你觉得日子快要过不下去了,看看下面的故事,这个年纪,谁也没有比谁过得轻松。 

 

很多人第一次感受到“中年危机”,来自于职场,上升通道越来越窄,更新迭代越来越快,年轻人在进步,而自己在重复。

 

 

被微软辞退的那年,我正好35岁。当时正值第二个孩子出生。

人到中年,突然失业,太太全职,又有两个孩子,作为家庭唯一的经济来源,家庭重担压在身上,说不迷茫那都是假的。

着急过,也盲目过,从大公司出来以后,先后去过两三家创业公司,体会到了什么叫不规范、不靠谱,也经历了各种现实的捶打,那两三月真的非常煎熬,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。

 

 

我今年刚好35岁,35岁是互联网行业的敏感年龄,虽然说现在在管理层,但不是核心部门,总担心随时会被优化。

尤其看到周围很多985/211本硕出身的年轻同事,他们身上的朝气、能力和对工作的投入,都让我很有危机感,有时也会觉得不自信。

我现在是家庭唯一的收入来源,太太全职在家,小孩的教育和父母的赡养就像两座大山,都要承担,但心里还是挺慌的。

又担心哪天突然被裁员,又担心自己身体熬不动了,现在只能靠体检+重疾险聊以安慰。

 

 

33岁那年,正好合约到期,我离开了工作10年的500强外企。

35岁我决定创业,做的是城市休闲行业的一项体育项目。但当时这个项目在国内还没有打开市场,就连项目所需资质和场所要求,也问不到明确规范。没有明确的法规约束,我就放不开去做推广,但这期间还要不断维持各项成本。在那段零收入、高支出时期,身边的亲人朋友都问我为什么不找一个稳定的工作,为什么还不成家。

我没有退路,心里一直都有一种恐惧感,像身处黑暗中,只能朝着有灯的地方一直走。

 

 

最大的职业危机感来自于上升通道越来越窄,感觉到达了发展的瓶颈,担心自己如果跟不上,就会被后起之秀超过去。

当看到某某部门的一把手年龄比自己还小一岁的时候,就加深了这种危机。

当看到周围的管理人员都去读MBA深造而自己却还没有开始的时候;

当看到95后小朋友把目标定在5年内做总监的时候……

 

 

曾经服务的行业几乎已经没有新岗位,仅有的岗位也明里暗里表示只要35岁以下的员工。我投了400多份简历,从月薪3W到8K,只收到2次面试邀请。

更无力的是,父母对我心理上的不理解和不支持,觉得我是个废物才会有这种境遇。昨天又和母亲吵了一架,她说:“早就觉得你高考志愿填错了,你做其他的肯定做不好,没能力成大事,就这样过吧。”

而我已经工作了15年了,距离高考快20年了。

 

 

在我们的调查问卷里,很多人提到了健康问题,有人大病一场,更多人感觉精力大不如前。有条留言过于真实:“前一秒想着,拼了。下一秒想着,千万别累出病来,不值得。”

 

 

今年5月,做了场手术,不幸中的万幸是原位癌。切除手术前晚,护士突然通知我,“60号床,你明天不手术了。”

当时不知道是因为手术时间冲突,一个非常极端的念头涌上来:我的病情是不是已经严重到了不能动手术了?我的孩子怎么办?

那时候特别害怕,慌了有两个多小时,整个人冰冷,心跳非常快。

年轻的时候太拼了,在咨询公司工作,节奏非常快,熬夜到两三点是常态,一年有200多天在外地出差。

以前那个强壮如牛精力充沛的我一去不返了。现在一身的息肉、结节。这一切都在35岁之后发生的。

其实35岁这条线掐得挺准的,人的状态就像个抛物线,之后不管是身体,还是家庭的很多牵挂,都会让你的状态下降。

以前挑offer的我,现在有时候会因为年龄连公司的面都见不到。不过我想说其实40、50岁在岗位上发挥价值的也大有人在,希望一些公司不要把年龄当成门槛,可以开放一点。

 

 

今年5月初的公司体检中,我的B超时间比其他人更久,医生脸色不太好,过了一会他叫主任过来,又做了进一步检查。B超单子出来之后,上面的评级写着50%以上的恶性可能。

刚知道的时候我很紧张,也有点抖,我第一个打电话给老公,他下午请假来医院陪我。

现在癌症发病的机制还没有明确,但年轻人得癌症的,很多是基因方面的因素,也就是说有些人就是更容易得病。我们这一代是接受唯物主义教育长大的,但现在不得不接受有些事真的是看命,挺冲击的。

 

 

在调研中,我们发现,职场女性自我价值和对事业的企图常常因为孩子而不得不放弃,然而,这样的牺牲和让步,在社会、家庭中常常被认为理所当然。 

 

 

我已婚,育有一个孩子,今年面试博士后却遇到了职场歧视,单位本来有两个公开招聘名额,最后却不公开地改成只招一个单身男博士,这对30+的已婚女性而言,是巨大的打击。

而在家里,我一个人承担了90%的育儿工作,我的父母、前公婆和我的前夫常为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责难我。大家都觉得小孩是女人该带的,家务是女人该做的,钱是女人该挣的,至于我的事业怎么样,我开不开心,其实大家并不关心。

这种时候觉得挺寒心的,在单位怎么受欺负是公事,但回到家,还要被这些社会对女性的刻板化要求去框定,真的很丧。 

希望这个社会不仅是让女性经济独立,还能给女性真正的婚姻自由和生育自由:不要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女性离婚这件事;以及,不管女性选择生一个,生两个还是不生,希望社会能一样尊重她的选择。

 

 

孩子刚出生的一年里,我最好的朋友去世了,父亲得了胃癌,当时我老公在部队服役。孩子和父亲,两个人的责任都压在我一个人身上。

最崩溃的时候感觉自己在孤军奋战,没有支撑。

2016年我确诊了抑郁症。

两年后我老公从部队回来,他脾气比较急,在他带孩子之后,小孩的攻击性行为变得特别多,我找了儿童心理专家帮孩子做纠正。在这之后就不太敢让老公带孩子了。

为了照顾小孩,我目前是半工作状态,想要转行却发现很多职位限制都卡在35岁以下。

我很爱我的小孩,但说实话,如果生小孩之前我知道要为她付出这么多,挤压到我的健康、睡眠、工作……我不一定会生这个小孩。

 

 

家里一对龙凤胎,丈夫常年在外出差,孩子现在8岁,他俩上小学之后,我几乎放弃了自己所有的私人时间和社交。

每天下班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辅导他俩的作业,两个神兽加在一起真的筋疲力尽,发火咆哮是常事,也撕过作业。

日常辅导完作业就到晚上10点了,之后还要处理工作上的事情。

有段时间,公司连续两轮裁员,加上那会儿孩子成绩怎么也提不上去,觉得很挫败,36岁了,工作没太大突破,孩子教育也搞得一团糟,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好。

那段时间,自己开车经常开着开着就哭起来。

 

 

从十八线小城镇读书出来,和丈夫一路打拼到现在在这个城市立足,但还是供不起一线城市的一套学区房,为了留下只能在非学区买房,也算是在这个城市有了家。

但还是会感觉对不起孩子,只能每周带着他出去上辅导班,希望通过这个途径来弥补没有好学区加持的遗憾。

现在的工作就像温水煮青蛙,正一点一点剥离自己的能力,但我也没有换条赛道重新开始的勇气,每天就处在这种矛盾胶着的状态里,一直焦灼着。

无论我们怎么奋斗,还是赶不上那个差距。害怕给不了孩子一个好未来,不对他严格,怕他以后怪我没让他好好读书。但看到孩子天天这么辛苦,又时常怀疑这么做是否是真的对他好。

 

 

对于一些单身女性而言,30+的年纪,工作有些起色,但未婚未育的标签始终贴在身上。立业与成家的选择,她们时而矛盾又时感漂泊。

 

 

从毕业到现在,我已经工作9年,但一直不属于core staff,虽然每一份工作领导都说我的能力很强,但我总觉得找不到自己的价值感。

这几年一直在焦虑,工作原地打转,没有起色。曾经有一段时间,每晚睡不着,眼睁睁看着天亮,那时候只有靠安眠药才能入睡。

多年在外厮杀,从西安到印度到南京到扬州再到杭州,靠自己在南京买了两套房,但漂泊感常有。

我今年31岁了,至今单身,女孩子一个人真的太辛苦了,我想有个自己的家。

 

入职新公司4个月,虽说是大厂,但真的就像个围城,外面的人想进来,里面的人备受煎熬。

高速的工作节奏,高强度的KPI压力,每天不是在谈客户就是在谈客户的路上,疲倦感越来越强,体力跟不上,外人看似光鲜亮丽,其中苦涩只有自己知道。

我今年也29岁了,一个女孩子在外打拼,父母日常催婚,立业和成家的平衡,我很矛盾。

 

人到中年,谁不迷茫?

35岁的人生不止于危机和崩溃,在诸多回访和留言中,我们很高兴看到大家或多或少地都在寻找自愈的方式。

经历了裁员的@陈瑾觉得生活其实没那么糟糕,“离开大公司,去创业公司的那几年,我逐渐明确自己过往积累的资源和优势,并以此作为职业道路的铺垫。”现在,他正经营着一家初创型软件公司,目前即将A轮融资。

在疫情期间同样经历裁员的35+读者反而因此找到了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业:“这个世界都在‘淘汰’老人,而我想为老人做点事情,目前的规划是做教育、做公益。”

经历了孩子出生、朋友去世、父亲患病三重困境的@Sabrina,越来越明确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“我的人生价值不寄托在小孩身上,哪怕以后她考上清华、北大、哈佛、耶鲁都不是我的成就,我有我人生的价值,我想做一个‘我’,而不是‘谁谁谁的妈妈’。”

34岁罹患癌症的@鲸川终于能够更坦然地面对疾病,并对未来做了调整,“我在网上找了很多很多关于这个病的信息,了解之后就发现也没有那么恐怖。生癌症这个事,是一个概率问题,它会发生在别人身上,当然也会发生在我身上。以前年轻的时候,几乎没有不工作的时间,自己做的活也不能让别人找出一点瑕疵,生病之后就会把工作和生活的时间划分得更清楚一点,也不会对自己要求那么高了。”

一位来自上海的读者感受到,随着年龄的增长,不可控的地方变多了,他正在努力把握好可控的部分,让自己更好地抵御不确定性,“趁现在还能做还能学的时候,把财富、能力、资源积累起来。商业保险的配置很早就开始了,以应对家庭中任何突发的意外。学习的热情依然还在,最近为了开发一个新项目,正在努力学习新技能,这个年纪还能体会摸索新事物的快乐,为自己高兴。”

35岁开始创业的@风的影,生活渐渐步入了正轨。“外企10年,总有一种不稳定感。33岁离开公司后,我用了一年多时间在国内外旅游,走过了西藏无人区,也登上了阿尔卑斯山……完完全全放空自己,来思考我真正想要什么,想做什么。35岁我想清楚了,我不愿意拿着一份自认为不错的薪水,做着年复一日重复的事情,不愿意到了四五十岁被公司开除,与其那个时候面对被下岗的危机,不如趁还年轻踏踏实实地做自己喜欢的事业。3年的创业过程中经历了无尽的心酸、无奈和寂寞,现在公司渐渐有了起色,也计划和心爱的人步入婚姻。虽说还达不到事业爱情双丰收,但我已经看见他们在向我招手了。” 

电影《阿甘正传》里有句台词:“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会是什么味道。”

我们的人生何尝不是如此,你很难控制自己不被一次次困难击倒,但你所获得的长进、能力的提升、经验的累积,往往也都是因为从泥泞中走过这一趟。

感谢所有能坦诚分享的读者们。

在这个承上启下的人生关口,崩溃在所难免,但只要还走在路上,每一步都可以是新的起点。

祝福你们!

    无相关信息
热门推荐
网友评论
返回顶部
{"remain":0,"success":0,"remain_original":0,"success_original":0}http://www.cncaigang.com/politics/2020/1023/6309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