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商业 > 消息正文

做性教育并不是说说而已

2020-11-03 15:02:56  来源:中国商业观察报     编辑:李帆

“我是一名做性教育的女学生。”这是色阿向别人介绍自己时一贯的开场白。这名深圳大学的大学生,创办了一个名叫莓辣性教育的公司,主要业务是向学生传递科学、建立在平权基础上的性教育。这件事她已经做了 6 年。

△ 色阿受邀参加 TEDx 演讲。图片提供 | 色阿

 

故事的起点是高一,色阿遭遇了暴露狂的性骚扰。当她向身边的人诉说时,发现不少同龄人也曾遭遇过不同程度的性侵,但大多数人选择沉默,就算想发声也不知向谁诉说和如何寻求帮助。色阿开始意识到性侵和性骚扰是个严重的问题,她觉得自己应该从事青少年性教育。起步时的目标很大,或者按照色阿的说法,很中二:“立志改变中国性教育现状”“做性教育的杠把子”……但她逐渐发现这些目标没那么容易实现。现在她会很理智地看待自己的事业。

未来预想图 × 色阿

Q:最近的工作因疫情会有所调整吗?

A:有的。进校开性教育讲座暂缓,我们设计线上性教育课程,由团队成员主讲。

△ 色阿和团队在进行线上课程的拍摄。图片提供 | 色阿

Q:你高中开始设计性教育课程,大学注册公司成立品牌,这个过程有做什么准备吗?为什么想做成性教育品牌?

A:高中时做了挺多事情的,比如设计性教育课程、策划关于性教育的讲座、找组织获得更专业的支持等。当时没想过一定要把这件事做成,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就想着这是一件一定要做的事。我一开始想做的是 NGO 非营利机构,但后来发现性教育有资本的介入才能达到规模化的发展,所以就想着做成性教育品牌,作为一家社会企业用商业的手段践行公益。

Q:目前国内的性教育还是一个挺敏感的话题,你在从事性教育过程中有遭受过质疑吗?你会如何处理这些质疑?

A:入校方面没有太大的阻扰,能入校的主要都是和政府部门有合作。但实际操作会有阻挠,我们进学校开讲座学校会审课件,偶尔在课堂上会有老师反驳。遇到反驳讲师会承接上去做解释,课后学生也会直接找我们沟通。

△ 色阿在母校深大附中以青春期为主题的讲座。图片提供 | 色阿

Q:在你 6 年的教育经历中有发现社会在性教育上的进步吗?你觉得近几年由性侵案引起的社会运动有推动性教育的发展吗?

A:有的。2014 年我开始做性教育时,基本没有自媒体或机构在做性教育。但这几年很明显有了更多的自媒体和机构做性教育,公众层面也有了共识,性教育是需要,虽然具体怎么做还是在缓慢地发展。不是说性侵案件本身推动性教育发展,而是案件本身引起全民讨论,因为问题被解决的第一步就是被讨论、被看见。全民讨论肯定会推动事情的发展。

Q:你过往的一些采访中有谈到真正想做的是“平等与尊重”,而不是性教育,可以说说你对平等与尊重的看法吗?

A:性教育是实现平等与尊重的一个方式,因为性教育可以帮助人们更好地去尊重自己、尊重他人和尊重自己与他人、社会以及世界的关系。平等与尊重可能是性教育最核心和最终极的目的,性教育本身就可以指导大家更好地决策。这些是我在做性教育过程中逐渐认识到的,因为性教育本身是很全面的,它本身是一个生命教育。

Q:你怎样看待女权主义?

A:女权主义的意思就是平权,女权主义是平权主义很重要的一个议题,他们并不冲突,因为女性几乎占了人口的一半,女性的平权影响是最深远的。平权其实就是打破二元划分,重新建立标准,不仅是性别平等,还有性向平等、残障人士和健全人士的平等。

Q:你如何吸引小伙伴加入你一起做性教育,毕竟这是个挺大的挑战?

A:其实大家对性教育缺失和需要性教育这件事是有共感的,认识到性教育带来的影响。希望一起努力做一些事情去改变性教育的现状,推动性教育的发展。总的来说是大家共同的使命和想要改变的心促使我们走到了一起。

Q:这 6 年下来你觉得最开心和最低沉的时刻是什么时候?

A:最开心的是成功注册公司那天,因为之前以“非法组织”的身份存活了一年多,注册公司就有了一个具体的组织形式。最低沉的是去年下半年,因为觉得个人的能力跟不上团队的发展,而且公司面临一个节点是第一批成员准备毕业,大家要考虑毕业去向也要考虑公司如何可持续发展,当时想不到比较好的解决方法,自己情绪就比较低落没有动力去做事情。现在仍在继续搭建公司可持续复制运转的制度,我理想中的模式是公司离开我也可以很好地运转。

△ 莓辣讲师培训。图片提供 | 色阿

Q:这 6 年你有遇到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?

A:第一次感受到性教育真的能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轨迹。一次“莓辣”后台收到一则粉丝消息,大概说的是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很恶心,想结束自己的生命。因为这位粉丝在遭受性侵犯后回家跟父母诉说,反而被父母说她恶心。我们收到消息后立即开启应激干预,和她继续聊天、尝试查 IP、想过报警。还好后来她发来信息“你们是第一个说我没有错的”“真的谢谢,我会加油的”,收到消息我们才放心了。这位女生后来说自己开始写日记,情绪还会反复,但她在努力。

△ 色阿在广州举办给所有人补课的性教育讲座。图片提供 | 色阿

Q:如果你没有做性教育,现在的你会是怎样的?

A:我应该还是会做其他项目吧,比如环保类的。因为我比较关注社会议题,希望自己可以提供一些解决方案。

△ 色阿和团队的 2020 年第一场线下活动。图片提供 | 色阿

 

    无相关信息
热门推荐
网友评论
返回顶部
{"remain":0,"success":0,"remain_original":0,"success_original":0}http://www.cncaigang.com/business/2020/1103/63189.html